詩希。

ありのままの自分、生きて行く。

那啥。

姑娘们是这样的

我消息落后,过了很久才知道我的这个博客被封了

而且你们大概想不到被封的居然不是有rou的文章我有点懵逼

但是好歹是个充满回忆的账号,所以我就弄了一下把它搞回来

仅此而已orz


我都饭圈毕业好几年了,现在走在写原耽做商业志的路上w

所以也不算是回归,很抱歉可能要让你们失望了><

测试

博客解封测试。。。。。。

十字星屑

说好的新的lft开好啦。

以后就不转载了直接那边更新。

最近日子过得有点苦,可能需要宣泄><

也可能不定期发放横滨的美照,走过路过不要错过诶嘿!【你


Life on Mars:

或许还要再过几年,我才能淡定的,一个人。

或许还要再过许多年,在神社的祈愿才会,成为现实。

或许还要很久很久以后,在某个大雨的早晨,键盘配热茶,是我工作的全部。


星辰的碎屑排列成一个并不恰好的十字。

嗯,不是圆满,是生活。


——写在前。


-1-


进入了一个非常非常关键的时期,心情紧绷成一根弦,很怕它会断掉,所以想写点什么,所以想记录点什...

我的饭田桥没有小野寺律

如今我站在这里,高架桥之上,距离角川书店的公里数凑不到一个1。可是在川流不息的人行车海里,并没有一个赶车的律酱。

二三次元的距离把并不存在的冷风刮遍全世界,我在饭田桥等待的大江户线,并不会让我碰到一对在车站打情骂俏的宗律。


——写在前


啊。

是我,我还活着。


可能是非常莫名其妙的开场白。

只是因为最近刚知道距离我家很近的车站是世初取景地,而角川书店的大楼也曾撞进了我的视线,今天再次爬上那个路口的高架桥的时候,有点感动,有点难受。可能是我最近太敏感了吧,异国他乡的生活让我变得有点,和以前不一样了?


可能是的。


久违地见了一个绿担姑娘,然后聊的话题天南地北,明明...

別れ道

「你最后一次向我招手的时候,隔着车窗,你冲我笑,灿烂而没有一丝阴霾,那是得到幸福后的笑容。而我也是,带着对往昔的美好回忆,带着对你的感谢,隔着车窗,和你说再见。兴许再也不见。」


-

虽然每年都去参加同学聚会,但是今年感觉颇为复杂。

不是聚会本身,而是回想起昨天我还在和小伙伴聊起高中生活的种种,真是狗血到不行。

是我的回忆。

乱七八糟的青春。


我找不出更贴切的词语来形容它。


带着点横冲直撞的固执,强作镇定的倔强。

告白,恋爱,失恋。

然后是一个又一个没有答案的死循环。


一颗心掰几瓣,痛苦喜悦都那么汹涌澎湃。


以至于大学时代我像要把高中时代没有刻苦学习的份全部补回来似的。

做完...

独一无二的你。

最近呆在没网的老家

然后为了做翻译下视频把流量差不多用光了

而16号就要交这个视频翻译的稿子了QAQ

所以17号之前都没法更《驯鹿》啦


情人节本来想写《千年幸福论2》但根本没时间


另外谢谢还惦记着《重绿》的姑娘,因为大纲在学校里,我最近没法更这个,等我回学校整理一下我的时间线,大概三月会开始更这篇。

然后《永无乡》我重新看了一遍,总觉得这个故事哪里不太对,可能要重写,可能会弃掉,我还不能确定。大家先忘了它吧【你

《纸阳》也是大纲在学校,要回去整理一下再开工。


因为去年各种混乱,心里很多杂七杂八的牵绊弄得自己对写字出现了短暂的厌恶,不过现在什么都过去了,一切都好起来了,所以,落下的坑和脑...

假如驯鹿失业了『3』

『episode·three』


section·A


我们往往会在成年人的身上看到很多令人匪夷所思的现象。


比如说焦急的时候连推倒小孩都不顾而要去争抢一个座位。

比如说面对掉在眼前的垃圾总觉得事不关己完全不愿成全一个助人为乐的自己。

比如说为着一点小事也能大动干戈和争抢心爱玩具的孩子没有什么两样。

比如说看到同事穿着老公从国外带来的新大衣嫉妒得把咖啡洒到了重要文件上。


一点也不成熟。

一点也不淡定从容。


为一份早餐争执。

为一壶开水争执。

为一张车票争...

什么玩意

新版lofter好奇怪啊!!!!

【所以我为什么要更新QAQ
【一个喜欢尝新鲜的girl Orz

假如驯鹿失业了『2』

『episode·two』


section·A


是不是常有这样的时刻?


人们会为了避免最坏的结局而在一开始就做好最坏的打算。

所以当糟糕的状况发生时,人们临危不惧,表现得从容不迫,好似平成年代的英雄一样。

然而,没有人会提前为意外惊喜做好准备。

所以,当意外的好事发生的时候,人们反而会手忙脚乱,不知所措,像是路边捡到一张中奖彩票一样,美梦成真得太突然,像是脚掌突然脱离了地表,悬浮于半空中的不真实感。


非要说的话,这都是生活的面孔。


生活有千百万种面孔,不止...

風とご飯

【大概每年生日都写点废话是种习俗w

你们不要理我,我自娱自乐呢ww】


風とご飯


我们后来再没有这样一起走过。回到奥斯陆的家,她又一头栽进她的体重里,一辈子不离不弃。可是那天在卡尔斯塔,我们就这么手挽着手,在大街上走过。我的新西装那么地合身,它跟着我的每个脚步在动。从河里来的风依然在屋宇间冰冷地吹,我用力握紧拳头,我的手又胀又痛,指甲都抠到肉里,但在那一刻一切仍然美好——这西装很好,走在这城市、沿着那一条圆石子路的街道慢慢走很好,而痛不痛的事我们真的可以自己决定。

——摘自《外出偷马》


》》

去年我如愿以...

© 詩希。 | Powered by LOFTER